关闭

关闭

全球新闻编辑部的九大趋势

2015-09-29 08:07:12来源:新闻与写作

【摘 要】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新闻编辑部的新技术、新挑战与新潮流不断涌现。2015年6月初,在华盛顿举行了世界新闻媒体大会,大会上发布了《新闻编辑部趋势2015》报告。全球新闻业的媒体代表提炼出2015年新闻编辑室的9大趋势,包括新的融合、消息来源保护遭侵蚀、机器人的崛起、《查理周刊》的教训、播客革命、聊天应用程序激增、数据分析的发展、媒体业性别歧视引发关注、小编辑部的创新等。

【关键词】新闻编辑室;世界新闻媒体大会;可穿戴技术;新闻游戏化;播客;社交媒体

2015年6月2日,在华盛顿举行的世界新闻媒体大会期间,世界编辑论坛(22nd World Editors Forum)发布了《新闻编辑部趋势2015》报告,报告指出,在世界各地的新闻编辑部出现9大趋势。以下是新闻编辑部9大趋势的精华部分。

一、新的融合——游戏、虚拟现实、可穿戴技术与新闻融合

在新兴可穿戴技术和更便宜虚拟现实设备(如Google Cardboard,纸板虚拟现实眼镜;Facebook Oculus Rift,虚拟现实头戴设备)的刺激下,游戏和虚拟现实技术正在改变新闻媒体生产故事的方式。

BBC在2015年年初推出了互动游戏《叙利亚之旅》,这款游戏受到每日邮报、太阳报的批评,后者引用一位“中东问题专家”的话指责BBC改造“人类苦难……成儿童游戏”。然而,报告引述卫报游戏主编基思?斯图尔特的话说,这些批评源自“对什么是游戏或者什么可以是游戏的误解”。

新闻游戏化的其他著名案例还包括:菲律宾社交新闻网站Rappler的《反饥饿计划》(HungerProject,Rappler与菲律宾社会福利和发展部以及世界粮食计划署合作推出的在线平台,以激励人们采取行动战胜饥饿和相关问题),半岛电视台的互动社交网络平台《海盗捕鱼》,它为半岛电视台网站吸引了80%以上的新增用户。

点评:新闻媒体讲故事的方式随着时代和技术的变革而进化,游戏化元素可以使得那些缺乏吸引力的题材变得有趣,从而吸引更多受众,为什么不能利用呢?虚拟现实技术可以使受众获得前所未有的新体验。对可穿戴设备在新闻业的应用前景还有争议,不过纽约时报等一些主流媒体已经为它专门研发产品,至于效果如何现在评论还为时尚早。

二、消息来源保护遭侵蚀——调查性新闻的威胁增加

报告称,在“斯诺登效应”的影响下,考虑到记者的数据或许比以前任何时候更多地受到黑客和政府监控,许多记者正在“回归原点”(going back to basics)。

在阿尔及利亚,国家报(El Watan)的国际编辑Zine Cherfaoui告诉世界编辑论坛,消息来源交谈现在越来越多地要求面对面交谈,即现在越来越多的线人要求和记者面谈。卫报前主编艾伦·罗斯布里奇也认为,在英国当前秘密或公开监控的气候下,做调查性新闻将变得非常困难。

然而,在瑞典保护秘密消息来源的立法是如此强大,以致记者可能因为披露来源而入狱。

点评:现代科技给一些政府和机构提供强大能力,使其能够监控记者的举动、窃取记者的资料。因此,从事调查性新闻的记者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如何保护好消息来源?如何在监控环境中工作?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最原始的采访方式却成为最安全的方式。但是,这并不是个最终办法。重要的是记者应提高防监控和黑客的技能。

三、机器人的崛起——自动化新闻的未来

美联社副社长和总编辑卢·费拉拉在世界新闻媒体大会发言时披露了自动化技术是如何让美联社的公司收益报道数量增长10倍的。洛杉矶时报也使用自动化软件来做2013年2月发生在加州的一次3.2级地震的初步报道。

那些支持自动化新闻的人声称,自动化新闻能够使记者摆脱乏味或重复性的工作,进而使他们有时间专注于更有价值的报道。卢·费拉拉说,自动化新闻可节省美联社工作人员约20%的时间。

另一方面,对自动化新闻也有批评者,如硅谷企业家、《机器人的崛起》作者马丁·福特认为,自动化技术已经在取代本来人应该从事的“好工作”,包括新闻工作。

点评:自动化新闻,即所谓的机器人写新闻,早已不是新闻。自动化技术确实能够帮助记者做一些工作,比如数据分析和处理等此类的新闻报道。但是,机器人用武之地是有限制的,只能在某些报道领域发挥作用。而在其不擅长的大部分领域,则依旧需要记者来完成,比如调查性报道等。事实上,机器人只不过是记者的助手和工具而已,无论其如何发展,无法替代真正的“人”。

四、《查理周刊》的教训——职业安全与目击者新闻伦理

讽刺性杂志《查理周刊》巴黎办公室遭到致命攻击,随后巴黎一犹太超市发生人质劫持事件,这些悲剧提醒人们,记者在追求言论自由的同时可能面临非常现实的危险。

2015年年初(3月27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安排了一次关于记者安全问题的讨论,主题是“《查理周刊》事件后如何加强记者安全”。参与此次讨论的国际新闻工作者联合会的Monir Zaarour认为,“自从《查理周刊》事件后,安全已经成为世界各地记者担忧的问题。”

对《查理周刊》的攻击也提出了重要问题——在突发新闻事件期间,目击媒体如何遵守道德规范以及如何核实新闻?

点评:当今时代,记者的报道环境确实日益恶化。《查理周刊》事件说明,即使远离战乱地区,记者也可能面临危险。西方媒体评论《查理周刊》事件的一个焦点是,袭击是对言论自由的攻击。但是,他们很少反思为什么是《查理周刊》遭到袭击?《查理周刊》自身是否也有值得反思的地方?

五、播客革命——音频复兴引人关注

Serial是近年来最知名的播客,它在iTunes上的下载量高达近8000万。报告指出,播客(podcasting)是一个全球性的趋势。(podcasting,英文全称Personal Optional Digital casting,意为个性化的自选式数字化广播,兼具广播和网络广播特性,是一种全新的广播形式。)

报告指出,“从哥本哈根到芝加哥,人们成群结队地聚集在剧院、教堂、公园,倾听公共音频广播讲故事。而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在电影院,外语音频却配着英文字幕。”

皮尤研究中心最近的《新闻媒体现状》报告也指出,17%的美国人说他们在过去的一个月曾听过播客,这一比重几乎是2008年的播客收听率(9%)的两倍。

点评:不可否认,作为传统媒体的广播逐渐式微。幸运的是,播客诞生,出来拯救广播业。早在2005年美国无限广播公司就推出了世界上首个以“播客”节目为载体的广播电台。如今播客已经成为全球趋势。作为一种全新的广播形式,播客实际上是传播广播形式在网络时代的一次浴火重生。对传统广播而言,播客革命也是推动其创新的一种力量,毕竟“你说我听”的传统广播模式有些过时了。

六、聊天应用程序激增——掀起社交媒体的新浪潮

诸如WhatsApp(Facebook旗下即时通讯应用软件)、WeChat(微信)和Line(日本即时通讯软件)等聊天应用程序的使用正日益成为信息传递和接触的重要工具。

尤其是BBC将聊天应用程序用于其报道已经有一些时间,最近它在Viber(一种智能手机用的跨平台网络电话及即时通讯软件,能在3G和WiFi网络上运作)上推出了一个名为“生命线”的应用,以帮助4月尼泊尔大地震的幸存者。

在世界的有些地方,可靠的互联网接入还是新生事物,但是这里的许多人已完全越过电脑终端,开始直奔移动互联网,用手机获取信息。

报告指出,在马来西亚、南非和新加坡这些国家,有超过70%的移动互联网用户使用WhatsApp。“在WhatsApp使用较少的国家,像中国、韩国和日本……通常是因为另外的聊天应用程序占有优势,如WeChat、Kakao Talk(韩国即时通讯软件)或Line,这些应用将WhatsApp击败。”

点评:现今社交媒体的重要性恐怕怎么强调都不过分,聊天应用程序激增只不过是其一个新增长点而已。以WhatsApp为例,有报告显示,它颇受年轻人欢迎,强劲增长,进一步加强了 Facebook的强势地位。对传统媒体的新闻编辑部而言,关键是如何利用这些工具做报道,将其转换为报道工具,从而拓展自己的影响力。需要注意的是,新的报道工具,必然要求新的报道形式与之适应。BBC的做法值得国内同行借鉴。

七、数据分析的发展——人人都会进行数据处理

报告指出,新闻编辑部利用数据和分析来报道新闻的方式“在过去一年中已经发生了巨大的改革”。卫报内部分析平台Ophan就是的一个范例,该平台的数据所有职员都会使用。

纽约时报分析创意总监詹姆斯?罗宾逊说,新闻媒体上的数据更多关注受众参与的情况,以试图理解受众,而非仅仅关注点击量。

点评:数据分析在新闻编辑部所扮演角色是“世界编辑论坛”持续关注的一个问题,他们认为,数据分析在新闻编辑部所扮演角色日益重要。“数据就是灯:到底是火把还是灯塔,取决于数据的准确性和深度,以及我们读取和解释数据的能力。今天,记者以及生产内容的任何人,如果拒绝使用实时数据分析评估,那么他或她与读者的互动程度就像那些不开灯呆在黑屋子里的人一样。”这段话颇为形象地说明了数据分析对新闻编辑部的重要性。

八、存在性别差异的职业——媒体业性别歧视引发关注

国际女性媒体基金会(IWMF)的一项国际研究发现,女性记者仅占全球记者总人数的36%,而在媒体决策者中,女性也仅占到1/4。报告指出,彭博社解决性别不平等的策略是最有效的策略之一,该机构推出新政策、新目标,鼓励更多的女性进入领导岗位。报告还指出,女性新闻工作者面临的一个新威胁日益上升,令人不安,这就是网络厌女症(指网络空间歪曲、贬低女性形象,并把一切罪过都推到女性身上的情绪或主题)。

2014年,智库Demos(英国主要智库)对Twitter(推特)上针对名人的恶语进行了研究,调查发现,新闻业是唯一一个女性遭受更多恶语的行业,女性新闻工作者遭受的恶语大约是男性新闻工作者的3倍。

点评:性别平等问题在西方媒体不是一个小问题。媒体广泛报道说,纽约时报前执行总编辑吉尔·艾布拉姆森被解雇的原因之一就是男女工资不平等。美国新闻编辑协会(ASNE)7月28日公布的调查报告《2015美国新闻编辑协会新闻编辑部调查》也专门对报纸新闻编辑部雇员的性别差异问题进行调查,比如管理层男性多少人,占多大比例,女性多少人,占多大比例。此外,还根据种族、肤色来调查男性和女性雇员的从业情况。其重视程度可见一斑。

九、小编辑部的创新——来自世界各地的灵感

从美国得梅因纪事报的虚拟现实和360°视频体验,到越南通讯社网站运用说唱来吸引年轻受众,规模已不再是限制小型媒体开展媒体创新的障碍。还有一个亮点是,新加坡的海峡时报创建了娱乐、教育和旅行3个社区网站,为此,读者能看到自己的作品和海峡时报的专业记者的作品同时刊登在报纸上。

点评:就创新而言,编辑部规模大小并不是关键问题。关键在于有没有创新思维,能否进行创造性思考,并将其付诸实践,从而获益。得梅因纪事报等媒体的创新实践证明,小也可以有所为。

(编译者系新华社新闻研究所主任编辑)

分享到: